中新社香港11月2日電 (記者 楊曉霞)“政總動物園,不准喂食”,配圖是一隻在聞食物的狗,寫有這幾個大字的紙牌已經在香港特區政府總部東翼廣場的門口掛了好多天。隔著廣場外的鐵柵欄望入,香港警員正在執勤。自違法“占領中環”啟動至今,不管風吹日曬雨打,警員們一直在此維持秩序。
  特區政府總部附近,許多街道的名字早已被五花八門的塗鴉、紙條遮蓋。各類污言穢語、人身攻擊甚至人格侮辱,從示威者的筆下、口中毫無忌諱地傾瀉而出,在這個國際大都市中顯得格外刺眼。
  在金鐘,黑底白字的宣傳單上寫著“警氓合作”;路邊一口紅色棺材,三支香“祭拜”的是一直努力維持秩序的警員、積極推動政制發展的特區政府官員。
  旺角,政府主要官員的照片或被畫上獠牙,或被製成真人大小,用繩子弔住頸部,四肢被潑上血色顏料。違法示威者將特區政府官員稱為“姦徒”。
  11月2日,“占領中環”非法集會的第36天,戾氣籠罩著被違法示威者占據的地方。偷電、粗口、肢体衝突,每天都在上演。“占中”發起人原先標榜的“愛與和平”,其虛偽畢露。
  在金鐘、旺角集會現場,示威者除了設置路障,還在巴士站、地鐵出口、商廈外牆及道路中央的花圃旁張貼滿大大小小、極具攻擊性的貼紙和字報。警察防線附近,塗有“警察可恥”大字的傘橫亘在堆積的鐵馬縫隙中。
  經常在記者會上露面的香港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許鎮德,其頭像驟變成掛狗頭。甚至有示威者因不滿警方執法,寫下“香港警察全家不得好死”的詛咒字眼。
  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30日表示,至今收到70宗涉及“占中”的網絡欺凌查詢或投訴。個人資料私隱專員蔣任宏說,“占中”事件中,出現警務人員及其家屬都遭網上欺凌的案例。
  上月21日,警方拘捕一名20歲男子,其涉嫌刑事恐嚇一位警務人員的女兒。在旺角街道,甚至出現了要“對警員子女進行校園欺凌”的標語。
  清除示威者設置的路障、恢復交通的警員,成為示威者的“通緝”對象。執法者和違法者顛倒身份的“通緝令”上,執法警員的學歷、年齡、照片悉數被張貼在示威者的帳篷旁邊。
  持有不同意見、反對“占中”的香港市民被示威者侮辱為“愚民”、“奴才”、“寵物”。反對“占中”的“藍絲帶”活動發起人、香港家長聯會會長李偲嫣,被示威者描述成衣著暴露、袒胸挑眉的足浴按摩女,血紅大叉圈頭,旁註“私煙(廣東話“偲嫣”諧音)”、“天下第一賤種”,更有凌辱女性的不堪字眼。
  “保普選反占中大聯盟”發起人周融被醜化成七孔流血的僵屍,像是“文革”時期被“造反派”要打倒的人一樣,與負責政改咨詢的官員照片一起貼在牆上被罵成“惡狗”、照片上貼滿對付牛鬼蛇神的黃色“鬼符”。
  一直駐足在諸多宣傳海報前的市民唐小姐不停搖頭,她無奈表示,用這些難聽的話語、難看的做法來發聲(表達訴求),而且又不讓持異見者說話,到頭來傷的還是香港原本理性、文明的形象,“很難想象如果是慕名來港的游客看到這些東西會怎樣評價我們這座城市。”(完)  (原標題:記者觀察:香港非法“占中”:語言暴力充斥街頭)
創作者介紹

af02afdq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